露暑煮茶意清浅

此人观察接触指南:
食性:杂食动物,乙腐都吃,爱好独自觅食,热圈恐惧
活动范围:刀剑乱舞、古剑奇谭、阴阳师(原著小说、电影&游戏)、漫威、少年阴阳师、十二国记、XXXHolic、APH等动漫(老番爱好者)
行为模式:奉行求同存异,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及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等原则
个体个性:怂;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吐槽担当;热爱和睦,拒绝撕逼
希望终有一日能以有限的生命,浅薄的文笔与满腔的热血,勾勒出脑海中的锦绣山河,浮生万象。

【付丧神们的饕餮盛宴】棺材铺实习手札(5)

【付丧神们的饕餮盛宴】棺材铺实习手札


1、作者脑洞清奇,文笔捉急,逻辑喂狗,私设如山——总而言之请多包涵(跪)


2、(并没有脸再说的)国服新婶,自家本丸自家婶,人设没法完全把握,崩坏归我,OOC也归我_(:з」∠)_


3、CP:笑面青江×女审神者 感情线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信我!

      现代灵异向,悬疑恐怖向,有死亡描写但并没有人真出事,HE保证

      绝对没有看主播玩恐怖游戏那么吓人╮(╯_╰)╭

     (排名顺序为毕业顺序)物吉、歌仙、青江、鸣狐、宗三、长谷部再加上鲶尾、骨喰!

       恭喜(N年以前)我的打胁二队满练度(撒花)战扩辛苦各位了!(鞠躬)虽然你们谁也没捞到(来自婶婶爱的呵呵)


4、去年中元节就该开了,被我活活拖到了万圣节(微笑)

      然后我去写别的东西了,又给我拖回了今年中元节_(:з」∠)_

      今天是万圣节,应个景更新一下

      没什么人看我就彻底放飞自我了啊哈哈哈(魔女般的微笑.jpg)


--------------------------------------------------------------------------------------------------------------------------


第四章 农历七月初七 牌:塔·正位(The Tower)

“想躲在绝对安全的小天地里与世隔绝,天火告诉你——想都别想。固有的秩序崩塌,到处都是呛人的烟尘。固步自封,能否等到这高塔自行恢复的一天?亦或是——选择一跃而下,博取新的生机。”

叮——叮铃——

“唔……”

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大脑却完全没有跟着视觉一起清醒。有远近深浅各不相同的草色色块映入眼帘,却因为光线太盛,晃得人头晕。少女重新闭上双眼,依靠着其他四感探知起周围的环境。自己应该正趴在一张矮茶几上,头下垫着颈枕,所以哪怕是这种不良的睡姿也不会压得人双手发麻。头顶上有玻璃风铃的声音,叮铃叮铃,不规则的响着,告知有微风光临的讯息。窗外有聒噪的蝉鸣,似乎还有嬉戏打闹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那是和风铃声一样清脆的,属于年轻人的声音,每次爆发出欢呼声后,夏虫的鸣叫就会相对应的消失片刻。身下是散热良好的草织物,即使少女许久不曾挪动也不会感到闷热,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挣扎着想坐起身,对方却早已发觉自己的步伐似乎要惊醒那浅眠的人,在少女支起脑袋前先一步放轻步子缓缓走过,并不想打扰她的夏日小憩时间。

好困……还想睡……

砰——

“啊……疼疼疼——”

“我还在思考是不是需要王子提供亲吻服务你才会醒呢,真是遗憾。”

“这位房客先生,调戏我这件事你还上瘾了是吗?”

比睡得太熟从床上摔到地上摔醒了更尴尬的事是什么呢——你从床上摔下来的瞬间,好巧不巧被推门进来暂住你家的高中同学看个正着。

“哎呀哎呀,我可是很认真的哦~”

“醒醒,你又不是王子殿下。”

带着肉眼可见的笑意,青江依在门边,手里拿着的杯子还在向外散发着热气。摔蒙了的少女支起上半身靠坐在床边,松垮的睡裙挂在身上,露出半边肩膀,深入领口处的缝隙,胸前的起伏也能窥得一二。素来口无遮拦的高中生在视线不小心扫过那一片春光时,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迅速移开目光。

“我说,全看光了哦~”

“……哦,谢谢。”

冷漠的拉好睡裙遮掩起走光的部分,少女扶着床沿想站起身来。昏睡太久,全身都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奋力跳动的心脏表示负荷过重难以维系身体机能,少女眼前一花身体向前一冲就要跌倒,被快步上前的青江单手揽住,才免去和地板再次亲密接触的命运。

“就这么想触碰我吗?”

“……谢谢你,青江。”

“那,要不要考虑以身相许呢?”

“青江啊……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也很感激你照顾我……但是,既然你不喜欢我的话,就请别再说这些话了,我会感到困扰。”

“哦~”眯起眼睛,青江的笑容里带上了几分审视的意味,语气依旧轻佻,“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女人的直觉。你不喜欢我,或者说,并没有喜欢到爱情的地步。”

在对方的帮助下重新回床上坐好,少女端着从青江那里接来的古怪液体,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虽然你很喜欢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但我听得出来,这只是你的习惯,里面并没有你的真心。事实上,我觉得你对幽灵的兴趣比对我的兴趣大多了。”

“嘛……毕竟是副业,不斩杀什么的话,总觉得会遗忘自己的真正身份呢~”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保护我,但理由肯定是出于责任,而不是什么荷尔蒙引起的化学反应。”

“哦呀……动物可以看穿本质,所以很可怕。”

“我就当你在夸奖我有着野兽一般的直觉好了。”给同坐在床沿的男士一个白眼,少女继续说了下去,“无论什么时候,青江同学都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话里透着亲近,实则透着疏远。你不爱谈论关于你自己的事情,也不轻易表述自己的想法,好像没什么期待,也好像不会不满……完全搞不懂你。”

“诶?对我有兴趣吗?”

“你看,你就会用这种似是而非的反问来转移话题。别人听到这种话一般不都会回‘我有不满啊’、‘我确实没有不满’之类的话吧?而你呢,又把话题踢给我了。”

“所以说,青江同学,其实是把自己藏着呢……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感觉。”

“把话题扯回对方身上,对方就不会继续追究自己;用令人遐想的语气回复,对方就会转而关注别的方面。就像一个旁观者,或许喜欢听别人的故事,轮到自己说的时候就一笑而过了。”

“对吗,青江同学?”

“……”短暂的沉默后,青江笑着指了指少女手中的杯子,“快喝了它吧,要凉了。”

“哦。”见对方无意深究这个话题,少女也就从善如流的准备喝药。刚一入口,其中的腥臭味刺激得她有点怀疑人生,忍住反胃皱着眉好不容易强灌下去,又连灌了自己三四杯水,女孩才找回了正常的嗓音发出疑问:

“我的天什么味道!这里面放了什么啊?”

“有很多温中补气的药材,还有一样大♂宝♂贝,我是说公鸡血哦~”

“……怪不得是这种怪味道,下次我能申请把鸡血换成血豆腐吗?”

“不可以哦,乖孩子,把我的爱意一♂滴♂不♂剩的喝完吧~”

“明明都是血为什么不可以……顺便我已经喝完了,青!江!先!生!”

收回杯子,少女目送青江离开房间,本以为对话会就此结束,没想到对方洗完杯子又回来了。青江坐回床沿,一副打算好好聊聊的样子,少女一摊手,示意您先请。

“其实呢,我也不是完全不愿意谈有关自己的事情哦?”

“哦?来说说~”

“我其实不是人,我是一振大胁差,由大太刀打磨而成的大胁差~”

“噗,好好好,还有呢?”

“我曾斩杀过女鬼,并且把女鬼身后的石灯笼也一并斩断了。”

“哇!那真是相当锋利啊~”

“有着斩鬼的逸话,但我是灵刀而非神刀。”

“这又是为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我将女鬼怀中抱着的孩子也一并斩杀了的缘故吧?”

“那你也是蛮冤枉的。你是刀啊,刀的意志又不为自己左右。是你的主人想杀了那只怨灵,又不是你想要杀了那个孩子,为什么要你背负起这个因果而成不了神刀,不公平吧?”

“嘛……话虽如此,作为刀剑,想要保护主人的意愿也是真实存在的。”

“原来如此……虽然不是主因,但也导致了这个结果,所以算是作为帮凶结下了因缘吗?”

“应当是了。”

“那……对此你遗憾吗?”

“要说完全不在意也是谎话。不过我对自己丰富的经验更为自满哦,我是说实战经验。”

“看来你还是实战刀啊?”

“诶。血的味道、战场的味道,都是闻惯了的味道啊~”

“我发现了,你是真喜欢战场。说到战场你的语气都不一样了,而且你竟然连血腥味和硝烟味都能觉得怀念,对我这种人来说只能觉得冲鼻。”

“不过……现在的身份也很有趣呢~我很享受。”

“哦?作为普通的高三毕业生,不普通的驱魔人?”

“因为……意外的发现了你很可爱的一面。这样,我和你也更亲近了吧?”

“我和你什么时候不亲近了,我亲爱的同桌君~”

“我可是和你说了实话,你却完全不相信我,真过分啊……”

“正常人类都不会相信的谢谢!”少女终于被逗笑了,捧着肚子肩膀耸动,“不过,有可能我们上辈子是这样的。因为……总感觉,我好像认识青江很久了,绝对不止高三一年。”

“啊,这是真的哟。”

“哦?那你说,上辈子我们在哪里遇见的?”

“在一个叫做‘本丸’的地方,除了我们还有很多人。”

“……是个好故事呢。谢谢你啊青江,我心情好多啦~”

认真的神色被一瞬的失望取代,青江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换上一个招牌微笑开口。

“不用谢。我能要求奖励吗?”

“那作为逗我开心的报酬,今天的晚饭我来请吧~”

“好啊,那我们出去吃吧,你也该晒晒太阳驱驱阴气了。”

“晒夕阳也有用吗?”

“总比没有好,毕竟你也昏睡两天了。”

“什么!两天?”

在确认了手机、电脑、电视、报纸等一系列通讯设备,少女终是接受了自己一睡睡两天的设定。眼看天色不早,少女洗了一个战斗澡,换了身衣服就拉着等在客厅的青江出门觅食去了。睡在家里的时候还不觉得,一出门,飘满整条街的各色食物香气勾醒了冷落多时的胃,少女先买了一杯奶茶润嗓子,又来了两对鸡翅,路过面包房捎了一盒蛋挞,停在甜甜圈柜台的时候青江好说歹说把她拉走了,压着她点了两份素菜又盯着她喝完了粥。

“真没想到啊……你这么能吃。”

“我也没想到你这么不能吃。”

“对男人,可不能说不能哦?”

“对男人,可不能说不能哦?哈哈,我就知道你要说这句~”

少女倒是信守承诺,她有的青江一模一样都有一份,只不过比起她这里的光盘行动,青江那里几乎没有动几口。

“不喜欢吃的话和我说不就好了?我给你换呀~”

“看着你吃得很幸福的样子,不知不觉就觉得饱了呢~”

“……我……是吃的快了点。”

人一旦突破下线,就容易堕落的特别快。少女发现自己已经算不清自己究竟在青江面前丢了多少次脸了,索性懒得端着架子装优雅,怎么放松怎么来。

“你也尝尝看嘛~这个超好吃的!”

用一种迅速但尚能见人的方式填饱自己这几天分外凄惨的肠胃,少女转而投喂起对座的同学。对此,青江来者不拒,少女夹什么,他就吃什么,并且颇为享受,笑得眉眼弯弯。青江的容貌无疑是出色的,虽然身为男生,线条却称不上冷硬,常年带笑的面容也比较柔和,加上一头长发,混合出一种偏中性的美感。

好看的人吃个饭都这么赏心悦目,少女欣赏着青江慢条斯理用餐的样子,思绪已经飞到了天外。

“真好看啊……”

“对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自觉把心中所想小声说了出来,少女一惊,两朵红霞浮上脸颊。她小心的打量了一下对方,青江放下了碗筷正专注地注视着她,似乎只是在等她作答,没有察觉到她的失态。少女暗暗松了口气,又有点说不上的失望,斟酌了一下犹豫的开口:

“诶……不就是个平常日子吗?”

“今天,是七夕节哦~”

“……”

脸上的红霞又晕开了几分,少女终于明白这街上lovelove的气氛,餐厅里到处都是情侣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到自己一路上的投食play不知道被多少人看着眼里,少女颇有些绝望的仰起头,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喂喂,就算是和我约会也不用这么激动啊~”

“我们只是深刻的战!友!情!是共同艰苦奋斗的革!命!友!谊。”

“真是无情啊,你今天又是拉我的手、又喂我吃东西,竟然——”

“啊哈哈哈!我们去店里看一看吧我这几天都没请假都不知道店里什么情况老板在不在!”

看来刺激得有些过头了,青江看着顾左右而言他的少女,吓跑了的小动物就不好追了啊~

“嗯,我陪你去吧。”

“呐,青江你看,那边那个小花园,我小时候很喜欢到那里玩的~其实都是些老年人健身器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傻乐很久。”

“这户人家养了一只大白狗,以前每次我经过的时候都会伸出头来和我打招呼,可惜几年前他过世了……”

“这座桥,春秋季不太热的时候会有老爷爷坐在边上钓鱼,钓起来也不吃,又放回去,可能只是图个乐子吧?”

“说起来,前一阵我有天回家晚了,急匆匆要过桥回家。老远看到一个人站在桥灯下面,我以为他是问路的,也没多想就从他身边走过,没想到他超激动的把我拦了下来,对我说了一句——”

“说了什么?”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我话了呢……”

“作为一名绅士,是不会开口打断女士的。”

“绅士?那绅士先生愿不愿意替你身边这位女士拎一会儿蛋挞,她想给你演示一下当时的画面呢~”

“乐意之至~”

从少女手中接过了装有蛋挞盒子的塑料袋,少女牵着青江走到桥灯下。夕阳尚未完全落下,桥头的路灯却打开了,撒下一片昏暗的圆形光晕,女子抓起自己的另一只手握在手中,踮起脚,虔诚而热切的注视着面前的人,直到他都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急,越来越重,对方才缓缓开口——

“同学,基督天主了解一下吗?”

旖旎的氛围被瞬间破坏得一干二净,青江无奈,看着把自己逗笑了得少女,摇着头递给她一张纸巾。

“当时,当时真的是被吓得够呛,还以为自己遇到变态了。”擦掉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少女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诉说,“当时我被吓得有点懵,没想到对方也愣住了,一脸后悔的表示自己怎么说了这句话,其实他是想提醒我后面有个人好像一直鬼鬼祟祟的跟着,让我多注意点。”

“之后我和他装作他在向我传教的样子,一路护送我到小区门口,确认对方已经放弃目标他才离开。对了,他还告诉我他是附近教堂新来的神父,欢迎我随时去找他~说起来,虽然答应了他但是我还一次都没去过……有点对不住长谷部神父啊。”

“你就不怕……他和那个跟踪狂是一伙的吗?”

青江的语气有些不善,沉浸于回想中的少女并没有发现同伴突然的变化。

“当时还真没有,大概是……他给我的气息,太像那种等待主人回家的大狗狗了吧?”

“真不愧是忠犬君……”

“嗯?”

“没什么,店到了哟?”

“啊,对哦……”

聊着聊着,熟悉的店铺已经出现在二人面前。门是关着的,看天色也快到平时关店的时间了,单从卷帘门和门锁的位置,少女无法判断店门是否开过,只能遗憾的转过身招呼青江离开,并打算明天和老板就关于旷工的事儿联系一下。

“这样真的好吗,不招待客人?”

“宗三先生!等一下啊,我这就帮你开门~”

被身后的声音一惊,少女站停往身后张望,粉色长发的男士停在不远处的路灯下,像是等了她很久似的。急急忙忙摸出钥匙串,少女蹲下身去和门上那把老式大挂锁作斗争,趁此宗三走过来站在少女身侧,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宗三先生你怎么来了?”

“笼中鸟也是偶尔会飞出去……开玩笑的,香用完了,我来添置一些。”

“诶……难得看见宗三先生家里的香会断档,以前不都是您的兄长从庙里带回来的吗?”

“余量估计错误……我稍稍疏忽了一下。”

“宗三先生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会疏忽的人啊……请进吧~青江,你也进来吧?”

店里没有热水,少女从冰箱里开了一瓶乌龙茶给两人倒了一杯。宗三看起来并不是很满意,出于礼貌抿了一口,就放在一边不动了。从门口到屋内,青江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宗三身上,不像是初见陌生人时那种出于好奇的打量,更像是在防备着他什么。

“这个,虽然达不到你家用的那种品质,不过味道也应该差不多了。”

“这样真的好吗,不去确认一下?”

【这样可以吗,不去确认一下?】

“别看我这样,其实我记性很好哦?这一间小铺子可是我的天下,什么东西在哪里怎么样,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这位姬君,作为天下人,需要我陪侍吗?”

【……我叫!@#¥%……&*。你,也想让天下之王的象徵来陪侍你吗……?】

“……别说了!”

又来了,那些带着杂音意义不明的语句。少女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声音也充满着恐惧和惊慌。

“别再继续了……求求你……”

“为什么呢?”

“再继续说下去……会发生不好的事情的!所以,所以……别说了,宗三先生。”

“您在害怕什么呢?”

“我!”少女看向宗三,又飞快的低下头移开目光,“我,我还是再去确认一下好了,请恕我失陪,宗三先生。”

“你们真的要这么逼她吗?”

“那你们又有什么进展吗?”

少女慌忙逃开,跑进后方的仓库,剩下两个大男人在大堂里。面对青江的质问,宗三毫不犹豫反唇相讥,应当全然没有交集的两人针锋相对,狭小的店铺中似乎有刀剑比拼的嗡鸣。

“你们没有看过她痛苦的样子,所以才下得去手,我可是怜香惜玉的很呢~”

“她是我们的主人,可不是什么涉世未深需要骑士保护的小姑娘。”

“她现在就是一个18岁的小姑娘哦?”

“但事实上她是不是,你我心里都清楚。”

“让你弟弟知道你弄哭她了,有你好受的。”

“那……也等我们出去再说吧……”

几句之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少女还没从仓库回来,不时有翻动的声音传来,告知两人少女安然无恙。宗三盯着杯子里的茶水,那里有他的倒影,许久才缓缓开口——

“青江,如果我有什么不测的话,她的事……就拜托你了。”

“哦?不找长谷部吗~”

“时间不够。再者,他可以为主人而死,却不能让她不死。”

“还真是苛刻的评价啊,对前同事这么刻薄好吗?”

“我姑且也是,拿出了战意的哦?怎么能让一个判断失误,毁了整个战局。”

“啊这个眼神,真让人热血沸腾。”

“觊觎笼中鸟囚笼的那只手,我会击落的。”

“你的意志,我收到了。”

“您不用再找了,就要这两盒吧~”

“诶?不用了吗……”

听到宗三特意扬高的呼唤,少女从库房里转出来,她的手中空无一物,想来也是完全想不出有什么更适合的选项,只能翻来倒去消磨时间,顺便借此逃避一些不好的预感罢了。

“这个给你,就当是香钱了。要好好佩戴着,不许摘下来,那……再见了。”

还带着人体体温的佛珠从宗三的手里转移到了少女的脖子上,阵阵檀香涌向鼻尖,不等少女推脱佛珠过于贵重了,粉色长发的男子揣着向盒就自顾自离开了。她目送宗三走远,在拐角处消失不见,久久不愿移开目光。

“青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不想回复宗三先生再见。”少女还是不安,捻着佛珠喃喃自语,“真的还能再见吗……我和宗三先生……和鲶尾骨喰……真的还能再见吗?”

“啊,肯定……我保证。”

“嗯……我们回家吧。”


TBC


作者有话要说:

我说这篇是青江乙女!它就是青江乙女!你看他们谈恋爱了!(神志不清.jpg)

关于青江的感觉在文里我也很详细的描述啦,就是“看着亲近,透着疏远”,以至于他极化回来竟然会管我了我都很震惊,换言之我是觉得计划后的青江才对“你”这个主稍稍有一些认同了吧╮(╯_╰)╭

接下来的剧情(如果我不卡的话)将会进展飞快,很多事情都会一一解答啦~


评论(6)
热度(15)

© 露暑煮茶意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