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暑煮茶意清浅

此人观察接触指南:
食性:杂食动物,乙腐都吃,爱好独自觅食,热圈恐惧
活动范围:刀剑乱舞、古剑奇谭、阴阳师(原著小说、电影&游戏)、漫威、少年阴阳师、十二国记、XXXHolic、APH等动漫(老番爱好者)
行为模式:奉行求同存异,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及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等原则
个体个性:怂;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吐槽担当;热爱和睦,拒绝撕逼
希望终有一日能以有限的生命,浅薄的文笔与满腔的热血,勾勒出脑海中的锦绣山河,浮生万象。

【付丧神的饕餮盛宴】两百小判,多谢惠顾

【付丧神的饕餮盛宴】两百小判,多谢惠顾


1、作者脑洞清奇,文笔捉急,逻辑喂狗,私设如山——总而言之请多包涵(跪)


2、(并没有脸再说的)国服新婶,人设没法完全把握,崩坏归我,OOC也归我_(:з」∠)_


3、三日月宗近&女审神者         亲情向(大概)?

      我流爷——极度my pace ,为达目的不介意用一点小手段,优雅并抖腹黑。

      大体上是可爱的老人家 (长着这么长脸,当然做什么都对咯)


4、 有非常不靠谱的万屋物价,以及非常我流的万屋设定。

      你有没有曾经很喜欢现如今因为种种理由而冷落了的刃呢?

      别忘了他们呀,没有你他们会感到寂寞的~


-----------------------------------------------------------------------------------------------------------------------------


职务室内,一人一刀气氛十分凝重。


“幛子门更换,榻榻米翻新……这些都是很正常的预算啊!有哪里不对吗,博多?”


“看来您已经放弃阻止他们在走廊里打闹这件事了。”脑中迅速计算出因放宽限令而会损失的小判,博多藤四郎一脸肉疼,下一秒他拍着桌子将话题掰回正轨,“主人,请您再!仔!细!看!看!这张表格。”


高高举起的预算表几乎被小商人贴到了少女的脑门上,能让粟田口家的短刀激动到暂时忘却礼仪,可见对方这是真气急了。对此,审神者只能苦笑着,身子略向后仰,先避开和纸张亲密接触的命运,再将惹短刀生气的罪魁祸首从对方手里抽出,然后坐正了身子,仔细端详了起来。


“让我看看啊……厨房食材,调料……茶叶,嗯?”


本丸之主愣了愣,生怕自己眼花看错小数点,揉了揉眼睛又重新看了一遍——很好,真是是一千小判。


面前的短刀冲着少女重重点头,看来这就是让他生气的原因了。


少女已经不是新上任的审神者了。


本丸刚起步的时候,审神者自知武力值不行只能做个文系,不陪同出阵的时候就竭尽所能将后勤内务安排妥当。如今本丸也算颇具规模了,光是每个月从本丸众人口中收集希望添置或更换的物件就成了一件工程量巨大的事。粟田口本就是本丸里人口数最大的刀派,和别的刀派大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短刀又是活泼和善的性格,和谁都处的好。比起审神者亲自过问,有着众多帮手的博多总能更迅速高效的汇集起必要的信息,甄别是否真的需要替换,罗列表格制定预算初稿。从原主那里继承的精明干练被本丸之主发掘并好好发扬光大,短刀也不负众望,节源开流做的十分漂亮,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当然,偶尔偏向自家一点也被默认允许了。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审神者还是懂的。


成为本丸财务大臣后一路顺风顺水的博多藤四郎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上任遭遇到的第一次滑铁卢——


竟然是脾气甚好的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宗近,想要申请一千小判,用于购买五两茶叶。


“两百小判一两的茶叶!”博多把书桌拍的啪啪作响,似乎拍的不是桌子而是那振不知柴米油盐贵的平安老刀。少女担心的看着面前的榆木书桌,有点害怕对方极化归来的超强打击把它给拍散了架。


“先别这么生气嘛……你有找三日月谈过吗?他不是很熟悉商店,可能是被人蒙骗了?”


虽然这个借口,她自己也不信就是了。


“当然谈过,三日月殿下表示就是这个价格,他亲自去尝过的!”


“这茶叶的预算,以前也有吧?”


“有,但从来没有这么贵过!”短刀顿了一顿,再解释的细了一些,“这是放在茶水间、手合场以及温泉浴室供本丸全员喝的粗茶,主要是为了解渴,哪用得着这么贵重的茶叶啊?”


“有没有可能是……三日月自己想喝的茶,错填了上去?”


“关于这点我也问过,也不是这样的。”


“我都糊涂了,这笔钱原来是谁申请的?”


“现在是莺丸大人申请的。但在莺丸大人来之前,是歌仙大人申请的,三日月殿下偶尔会帮忙。”


“这样吗……情况我知道了博多,接下来我会去了解的,辛苦你了。”


“那咱就等着您的回音啦~”得到了审神者肯定会加以干涉的答复,短刀放松了不少,步履轻快离开职务室。看着小男孩离开的背影,少女笑着摇了摇头,博多靠谱是很靠谱,有时候也太认真了。


“您可别一时心软同意了啊!”


像是听到了少女的心声,短刀扒着门缝,包着小头巾的脑袋又伸进了门,少女隔空点了点他的头,笑出声来:


“知道了,管家公!”


“省下小钱,将来就能赚大钱!”


“好好好,还要去大阪城出阵呢,快去吧~”


屋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见短刀这下是真的离开了,少女打量着桌上的预算表陷入沉思。自家三日月虽然极度自我,倒也从没让别人为难过,这次态度一反常态的坚决,总感觉事情不如想象的这么简单。


一千小判……五两……究竟有什么寓意呢?


-----------------------------------------------------------------------------------------------------------------------------


“你还是做了?”


分完茶,莺丸端着茶碗坐到三日月身边闲聊。春日正好,天下五剑之中最美的那一振正身着出阵服坐在缘廊,合着花香细细嗅着茶香。


“啊哈哈,是呀。还要谢谢莺丸你将预算申请让给我呢~”


“不是什么大事,请不要在意。”


“不过,三日月你竟然会选择用这种方法,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国永盘腿坐在三日月斜后方,空闲的手拍着三条家的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知不知道,这几天粟田口家的小子看你,眼神都带着刀子在戳你呢!”


“嘛……没关系。年轻人,有活力是好事。”


“你就不怕,小姑娘根本没看明白你的暗示?”


“啊哈哈,不会的。小姑娘的记性,可不能比我们这些老人家还差啊~”品了一口茶,三日月的语气丝毫不见动摇,“若是不成,换个法子再提醒便是。”


“何必在意这么多细节呢?”


“莺丸殿下固然淡薄,可是我……”若草色的茶水倒映出太刀的身影,三日月语气里有着几不可闻的落寞,莺丸冲泡的是他用自己的薪金购买的好茶,“爷爷我,心有不甘呢……”


“哦呀,能让三日月这么在乎,当时小姑娘到底许诺了你什么呀?”


“鹤想知道?”


“给我一个惊吓吧!”


“我也很想知道,主人以前是怎么样的呢?”


“啊哈哈,莺丸殿下来的晚,怕是和小姑娘还不熟悉吧?也好,反正不是什么复杂的故事,爷爷我就当茶余饭后的谈资,讲一讲吧!”


这座本丸,三日月也可以说是半个元老了。


刚上任的审神者显然不觉得自己能这么快得到其他前辈哭爹喊娘踏平厚樫山才能接回家的天下五剑,即使看到锻刀炉剩余四小时也不过笑着夸近侍鹤丸今天运气真好不愧是穿了一身白的欧洲人。三日月显现的时候,她甚至还在和近侍开玩笑会不会又是一振小狐丸。


“新人来了,是三日月宗近。”


“哦,三日月啊……啊???”


三日月依旧记得面前的小姑娘那一脸不可置信,揉揉眼睛、掐掐手臂的样子,就差没让鹤丸给她一巴掌了,笑得如同给了孩子糖果的邻家爷爷一样和蔼。


“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纹较多之故,呼为三日月。多多指教。”


念完显现的台词,小姑娘如梦初醒一般大声回了一句“请多关照”,声音太响以至于锻刀室里都出现了回音。审神者脸上一红,羞愧的低下头,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善解人意的近侍哈哈大笑,解释道小姑娘平时不这样,今天只是太震惊了,三日月你可千万别讨厌她啊。


怎么可能讨厌呢?既然选择降临这座本丸,自然是对审神者有好感的。小姑娘的表现虽然算不上处变不惊,但她的眼里只有惊艳,没有贪婪,这样如上好的茶汤一般澄澈的眼睛三日月很喜欢。


“摸一摸也没问题哦?”


“诶……诶?!还是……还是别了吧……把您碰坏了就不好了……”


“啊哈哈哈,虽然年纪不小,但爷爷我还是很坚硬的哦!别怕,来试一下~”


果不其然,被牵引着摸上本体,小姑娘整个人都熟透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大?人也好,刀也好,大一点总归比较好吧?”


“是……是的……”


“喂喂三日月,你吓到人家了!”


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还是真的被人调戏了一把,趁着近侍打岔的间隙少女把三日月托付给鹤丸,飞一样的逃跑了,身后还有两位平安老顽童不绝于耳的笑声。


“以前的她是这么害羞的姑娘啊~完全看不出来呢。”


莺丸想到现如今在千子村正面前都能一脸面瘫的审神者,发出了感叹。


“是啊是啊,逗起来超好玩的,每次都能给我新的惊吓!”


“是呀,小姑娘活泼可爱,在她身边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


身边的同僚们显然是把主君当作什么有趣的小玩意儿了,茶色头发的太刀摇摇头决定不戳穿他们——毕竟,他也是同道中人。


“然后呢?”


战事可不会留给人过多闲暇时光,任务也是。


显现第二天,基本适应了人身的三日月就在主人略带歉意的目光中佩戴好刀装披挂上阵。又过了没多久,时政就开始了萤丸搜索活动。本丸虽然已经有了两振大太刀,但战力总是越强越好,少女点着人去了活动,其余轮流远征,那段时间本丸常常只有几人留守,偌大的建筑里甚是安静,似乎能听到花开花落的声音。


“三日月殿下~辛苦了!”


审神者来找他的时候三日月刚结束畑当番。播种已经完成,蔬菜也抽了芽,陆奥守远征前千叮咛万嘱咐只要浇点水就好了。让这位老人家侍弄花草还行,摆弄农具他就是头一遭了,平安刀自知不擅长农桑,也就不自我发挥了,老老实实浇透了一遍水,余下的时间便坐在树下眯着眼享受春日和煦的暖阳。


“叫我爷爷也可以哟~”


“爷……爷爷大人。”


少女本想从善如流的答应,眼神交互的一瞬间又犹豫起来。对于这尊容姿昳丽的大神,她总是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才比较稳妥,有时候会在他老人家般的言行中不自觉露出小女儿姿态,又会在看到他的身姿的那一秒开始害羞,唾弃自己的轻佻。


自称爷爷的美貌青年,真是太犯规了!


“能不能麻烦您陪我去一下万屋?”


“哦?关于商店我可不是很清楚呐~”


太刀回话的时候是笑着的。蕴藏着弦月的眼睛微眯,仅露出一点月牙儿,嘴角稍稍上扬带出浅浅的梨涡,靛蓝色的头发被微风轻拂,在脸颊边上调皮的摇摆。时而有落花投怀送抱,转着圈儿来到他的身上、发上。


“爷爷大人,有花瓣在你头发上……”


“哦是吗?”光华在眼里流转,三日月歪了下头,有几片粉色乖巧的顺势滑落,太刀又将目光投向面前跪坐着的少女,似是询问。少女站起身,走到对方身后查看,三日月自觉地把头伸到少女手下,笑着开口:


“若是还有,要麻烦小姑娘帮我打理了~”


“是是~”


捡出夹在发带里的花瓣,又用手将拨乱的发丝理顺。三日月的短发一如看到的那样光滑柔顺,还带着一丝青草的香气。少女以指为梳小心打理,一时间顺毛顺得也有点上瘾,轻柔划过头皮,将手掌的热量留下,指腹微微用力按压。并不痛,些许涨麻感散去后,轻松的感觉由头皮传导至全身,三日月发出了一声惬意的呻吟,像是阳光下伸懒腰的慵懒大猫。


“嗯~嗯……这是被称作skinship的东西吗?”


“按摩啦按摩!别说这么有歧义的话呀,真是的……”


“被好好照顾了呢~”


“呐,我都用头皮按摩贿赂你了,现在能不能陪我去万屋了呀?”


身后的小姑娘此时又回到了他面前,嘟着嘴拉着他的手摇晃,眼里亮晶晶的,有着年轻女性特有的娇憨。


“那爷爷我便陪你走一遭吧!”


“太棒了!”


“哇三日月,平时不声不响的,你竟然享受过小姑娘的按摩!”


“啊哈哈哈,小姑娘手法挺不错的。鹤要是有兴趣,不妨去求上一求?”


鹤丸国永锤了一下三日月的肩,闷声说道:


“我才弄坏了一扇障子门,现在去找她不是讨嫌吗?”


三日月又笑了起来,一副这就不归我管了的样子,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继续讲故事。


“我这不是想着,活动明天就结束了,大家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所以想出来买点东西犒劳犒劳大伙儿~”


“那我先代他们,谢过您的好意啦~”


一手牵着三日月,一手拿着购物清单,少女穿梭于万屋附近的购物街里,如鱼得水。这种“只看不买、货比三家”的消费模式对三日月而言是个新奇的体验,女人对于逛街的天赋他永远理解不了,只能笑着跟在后面,在少女犹豫的时候给出些许建议。少女上任不久,积蓄不多,没办法直接挑最贵的送给自家刀剑们,只能捡性价比高的买,饶是这样钱包也瘪的迅速。手上的袋子逐渐丰盈起来,最后三日月和审神者来到一家茶叶店前。


“爷爷想要什么自己挑!”


“啊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同事你是想给三日月买茶叶吗!”


门口刚好出来一位审神者前辈,两人自来熟的攀谈起来。


“这家店的玉露干茶很正宗,只要是三日月一定都会喜欢的!”


确实喜欢。进店之后老板热心的取了一些给二人试饮,茶汤鲜甜,有着标志性的覆下香,是遵循古法手工揉捻出的茶。三日月端起杯子,竟有些舍不得放下。


“请问……这种茶怎么卖?”


“两百小判50克。”


沉醉于好茶带来的欢愉中的太刀突然感觉到坐在身边的少女身体紧绷了起来。他转头看向她,少女垂在身侧的双手反复揉捏着所剩无几的钱袋,眼神摇摆不定,额头上也冒出了几颗冷汗,心下了然。


他们的审神者,囊中羞涩。


之前遇到的审神者想来已经是前辈了,看到少女带着他来万屋不疑有他,默认对方也是个老资格审神者,刚入手三日月宗近这把刀,想来万屋炫耀一下,这才热心的推荐了一款茶饮。然而他的主人刚上任不久,全本丸的流动资金加起来也不过刚到五位数,泰半还要发给他们作为报酬。这次来万屋购物,小姑娘还垫了自己的工资进去,这些三日月都是看在眼里的。现在再来买这上好的茶叶,着实有些有心无力。但话已出口,小姑娘怎么也不想让老人家失望,从刚才的表现来看,三日月是真的喜欢这种茶,这是这位平安老人家难得不加掩饰的表现出喜欢什么,她不舍得让他失望。


“来……来——”

“我们要普通的煎茶就好。”


“诶?没关系的——”


“我们就要普通的煎茶。”


“三日月?!”


鼓起勇气想买一点却被当事人打断了,少女抬起头看向身边的三日月宗近。太刀轻轻拍了拍小姑娘的背,宽大的衣袖如羽翼一般安抚着颤颤巍巍的小鸟,转身就和店主讲起了价钱。


“多谢惠顾,本店还有茶果出售,两位要来一点歇歇脚吗?”


“不用——”

“要!”


截然不同的回答,店主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三日月,我们去吃团子吧?你比较喜欢三色团子,还是御手洗团子?”


背着店员,少女仰头看向自家刀剑。老人家依旧笑意盈盈的样子,似乎手里提着的纸包里不是十个小判一斤的煎茶,而是之前喝到的玉露,就是这样少女才更为自责。


“至少……至少让我请你吃个团子,就当陪我逛街的报酬!”


“那就……有劳啦。”


可能是忙于活动的关系,内室里没什么客人,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在少女的坚持下,三日月点了最豪华的套餐,看的出来少女这是内疚了,老刀有些想笑,又莫名觉得有些开心。


“您无需为此自责的。”


“三日月大人,我会变强的!”


沉默不语的少女忽然开口,三日月怔了一怔。


“我会成为称职的审神者,赚很多很多小判!”手被少女抓住的瞬间,有炽热的温度透过手甲传递到三日月宗近的身上。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和她的脉搏频率逐渐一致,那一瞬他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战场上,“到时候,我们再来这里好吗?”


“好。”


近乎被蛊惑着说出了这句话,平安老刀看到面前的小姑娘终于重新展露笑颜,将自己的抹茶巴菲推给他让他也尝一尝,这种心潮澎湃的感情,是看遍春花秋月的他也不熟悉的感觉。


这还真是,不得了啊。


----------------------------------------------------------------------------------------------------------------------------


“人对我们不就是这样的吗?有用则用,无用就置于一边。”


回到房里,三日月耳边还回响着这句话。他的审神者已经不是刚上任的新人了,他也已经满练度很久了,平日里除了偶尔去远征一下之外,就没了出阵的机会。每过一段时间都有新的刀来到这里,被编进队伍,出阵远征挥洒汗水,达到满练度被送去修行,周而往复,而他们这些满级的太刀因为尚未开放极化修行,都将出阵的机会让与了旁人。若是以前,面对这样平淡到有些乏味的生活他也是不怵的——作为器物,“三日月宗近”早就习惯被安放、被供奉而不是被使用的生活了。可是,自从拥有了人身,一度被爱过、被重视过、被使用过,再被置于一边,时光就变得难熬了起来。


春风还是一如既往的多情,多情的人却已经移情了。


“请问,有人在吗?”


“是小姑娘吗?进来吧~”


推开移门,一个高脚漆器盘先被端了进来,少女在之此之后进来,反身阖上移门,端着盘子放在三日月面前,自己在盘子后面坐下。盘子上的东西被白绢布包裹着,露出一个圆角长方形的模样,就少女行动的姿态来看,里面应当是重物。


“姬君突然造访,所为何事?”


“我来赴约。”


“哦?”


少女退后一步,俯身一头触底,先是道歉:


“很抱歉!我来迟了……”


“您?”


“需要您用这种方法提醒,我还真不是一位称职的审神者呢……但是我没有忘记哦,我们之间的约定!”


少女打开白绢,金灿灿的小判显露出来,二十枚一叠,恰好十叠:


“三日月殿下,能否请您陪我,去一下万屋呢?”


今天依旧是个晴朗的日子,春风裹着花瓣来到室内,邀请屋里的二人出门。三日月收下盘子,将白绢布重新盖上。


“爷爷也有些想念那家的团子了呢~”


END


番外:


“等等三日月你没把我给你的钱带出来吗?”

“这不是小姑娘你请我去万屋用的钱吗?”

“……”


“那种玉露干茶涨价了哦,现在三百五十个小判一两~”

“……买,来二两,甲州金支付!”

“多谢惠顾~”


“鹤丸国永,你大晚上的跑来夜袭就是找我给你按摩头皮?!?”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吓!”

“出去!”


END


作者有话要说:

给家爷的祭品,有一个曲折的故事。

起因是短刀掉了4个弓兵,正好三日月是近侍,我就让他搓弓兵,3次十连,只有3个金的,还不是弓兵。

我:???爷爷你怎么了您不是这个水平啊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就想到刀装问答来一波——

我:爷爷你生气了吗?

——金

我:因为我写小说?

——金

我:???纳尼?什么鬼?我都写了辣么多了您今儿个才生气?

解释了半天无归不是我们家只是梦里的某位同事家的故事,你们对我好我知道的巴拉巴拉……

我:爷爷你愿意原谅我了吗?

——刀装失败

我????

我:爷爷我给你摸个小甜饼好吗?

——金

然后我想起来,我最早满级的四振太刀,鹤有单篇,一期有单篇,狐球做过男主,只有他没有。

因为,三日月宗近,真的好难写啊啊啊啊啊!!!如何写好一个又要优雅,又要苏,善解人意,还有点小性格的爷爷我不知道啊!!!

这就是我努力的成果_(:з」∠)_希望各位喜欢,爷厨不要打我我尽力了_(:з」∠)_

至此,感谢看到现在的你~


评论(14)
热度(34)

© 露暑煮茶意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