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暑煮茶意清浅

此人观察接触指南:
食性:杂食动物,乙腐都吃,爱好独自觅食,热圈恐惧
活动范围:刀剑乱舞、古剑奇谭、阴阳师(原著小说、电影&游戏)、漫威、少年阴阳师、十二国记、XXXHolic、APH等动漫(老番爱好者)
行为模式:奉行求同存异,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及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等原则
个体个性:怂;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吐槽担当;热爱和睦,拒绝撕逼
希望终有一日能以有限的生命,浅薄的文笔与满腔的热血,勾勒出脑海中的锦绣山河,浮生万象。

【付丧神们的饕餮盛宴】棺材铺实习手札(1)

【付丧神们的饕餮盛宴】棺材铺实习手札


1、作者脑洞清奇,文笔捉急,逻辑喂狗,私设如山——总而言之请多包涵(跪)


2、(并没有脸再说的)国服新婶,自家本丸自家婶,人设没法完全把握,崩坏归我,OOC也归我_(:з」∠)_


3、CP:笑面青江×女审神者 感情线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信我!

      现代灵异向,悬疑恐怖向,有死亡描写但并没有人真出事,HE保证

      夏天,我们来点怪谈应应景=w=

      绝对没有看主播玩恐怖游戏那么吓人╮(╯_╰)╭

     (排名顺序为毕业顺序)物吉、歌仙、青江、鸣狐、宗三、长谷部再加上鲶尾、骨喰!

     恭喜(N年以前)我的打胁二队满练度(撒花)战扩辛苦各位了!(鞠躬)虽然你们谁也没捞到(来自婶婶爱的呵呵)


4、去年中元节就该开了,被我活活拖到了万圣节(微笑)

      然后我去写别的东西了,又给我拖回了今年中元节_(:з」∠)_

      而且越脑补越长(发出伤身的呻吟)


-----------------------------------------------------------------------------


楔子


“物吉啊……”单手支撑着头,另一边手指随着蝉鸣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一看就无聊到快要枯萎的少女目光呆滞的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懒洋洋的招呼着坐在一边的少年。


“怎么了,姐姐大人?”少年从埋首的案牍中抬起头来,外国人一般浅金的发色即是在白炽灯下也十分耀眼。桌上堆满各科习题,不难猜出这位即将面临人生中第一次重大考试——中考。


“物吉啊,你以后有女朋友了,可一定要好好待她啊!要是情难自已干柴烈火什么的,也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有点男人的担当。记得一!定!戴!套!”少女转向身后还未成年的表弟,一脸严肃的教育着对方。


“姐姐大人……我还未成年,你也刚成年,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早?”


“早什么!X教育就是要从娃娃抓起!你看看外面那对腻歪的情侣!”少女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又害怕惊到屋外你侬我侬的两人,做贼似的东张西望了一通,才降低了音量继续开口,“那女孩肩上一左一右都趴了两个婴灵了!这种灵最难搞了,年纪小听不懂人话执念还特别深,真怕她以后出事……”


“我看得到姐姐大人……而且他们现在在母亲身边很幸福并不打算作恶的样子,所以请不用担心了!”少年像是习惯了自家表姐的忽然而来的操心,十分熟练的安慰了她。


“要是这样倒好了,灵可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再说,无论是避孕药还是避孕环什么的对女孩子伤害都很大!要是不想要孩子要么戴套要么结扎——”


“又在对可爱的孩子说教了吗,老板娘?”


墨绿长发束成高马尾,过长的刘海几近遮住了半边脸,微微眯起的眼睛依稀可以看见对方金色的虹膜。面前的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少女,虽然是从屋外走来却没有沾染丝毫暑热,虽然是低头俯视的动作却不曾给人任何压迫感,调笑的语气也宛如多年损友一样的亲密。


“第一,我不是老板娘,这个称呼属于我老板尚未出现的夫人,而我只是一个打工的;第二,这不是说教,这只是姐弟之间的体己话;第三,青江同学的体质真是令人艳羡,外面这么大太阳都不出汗?所以,你有何贵干呀~”


“哦呀,没贵干就不能找我们的大师姐了吗?真冷淡啊~”青江摇着头牵起少女没有用来支撑的那只手落下一吻,“我倒是很羡慕大师姐这样温暖的人呢~这样的温度才能给人真真实实活着的感觉。”


侧了侧身挡住了自家表弟即将凝结成实体的眼刀,少女抽回手顺带给自己扇了扇风,翻了个不优雅的白眼回复:“你是不知道夏天我有多热,也不知道我被蚊子咬的多惨……不过,估计冬天你也冻得慌吧?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诚不我欺。”


“那不如副班长你嫁给我吧?正好可以优势互补哟~”


“青江啊,很感谢您对我的求婚……”改成双手撑头的动作,少女摆出了一张可以说非常明媚的笑脸,“恕我友情提醒一句,我们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哟~”


青江,轻伤。


“好啦好啦,你大老远来总不是特意和我拌嘴的吧?”少女含笑,眉眼弯弯的问向这位常客。


“那是自然,我是来取货的。鸣狐先生说已经准备好了~”


“哎,又是学生又是驱魔人真是辛苦你了,好歹学业方面是熬出头啦!你先坐,我去给你找找,稍等呀~”


----------------------------------------------------------------------------


这是一家开在老式居民小区里香烛铺,年头有多长谁都说不清楚,至少少女小时候就对它有印象了。在早期没有丧葬一条龙服务的时候,铺子的生意还算不错,到了近几年也只有清明、中元和冬至附近能看到有较多居民光顾,平时只有些信佛的老顾客,买菜回来会捎带些香烛。所以,当少女和同学经过这家店时顺口说了一句高考完没事干好无聊想打工,就被老板请进店里详谈时,一时懵逼也是情有可缘的——毕竟这里真的没有招人的必要吧喂?


“这位小小姐~”


“狐狸……狐狸竟然说话了……”


面前的男子看上去绝对没有这家店的年纪大,这么热的天还能面不改色的带着黑色的面罩,说是要招工面试开口的却是肩上的狐狸……


这种情况,果然还是逃跑比较好吧?


“鸣狐因为不擅长和人交流,所以由一般都是由我和别人接洽的。我是鸣狐的代言人哟,自然会说话啦~”像是能听到少女的心音,小狐狸开口这样解释


“狐狸先生你是……式神吗?安倍晴明召唤出来的那种!蜜虫蜜蝶?还是十二神将?”


“啊拉啊拉,小小姐真是博闻,竟然知道吾辈式神的存在~”


“诶!是真的狐狸吗?我可不可以摸一下?”


“随意。”


听到主人的肯定小狐狸从善如流轻巧的跳到了少女的膝盖上,少女全程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用上毕生撸狗撸猫的技术直摸得小狐狸眯着眼睛喊别停。


不就是式神嘛,这么多年神神鬼鬼看下来了,式神也就新奇少见了一点而已吗!更何况,有乖巧的毛绒生物随便摸,而且老板声音……超好听啊啊啊啊啊啊!!!


“主人——诶上面一点,最近几个月有事不能——诶对对就是这里,不能长时间照看店铺。所以——对对对再用力一些,想请个人帮忙看一下店——好好别停!就两个月~”


“一天一百,早上十点到晚上七点,两餐自理。”


“我做,成交!”


上班晚,离家近,事情少,虽然不包饭但是一天也有得赚了!更何况不像奶茶铺、肯X鸡一站就是一整天,简直完美!


“上班的时间只要不随意离开店铺就好,其他做什么都可以哟~啊,有客人还是请招呼一下,毕竟来的都是老熟人了~下班之前清点库存并记录,鸣狐会根据记录决定进货。那几天后再见吧小小姐~”


上班的第一天,少女抱着小狐狸转交的账本和库存清册,还来不及多说一句话,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消失在了自己眼前,人生第一次在30几度的艳阳天里感受到了一丝凄凉……


果然感觉还是很不靠谱的样子……


----------------------------------------------------------------------------


午后的阳光越发毒辣,经过长时间照射柏油路散发出惊人的热量,扭曲了靠近地面的空气。高热蒸的人没有半点力气活动,苍翠的悬铃木也因为失了太多水分显得有些蔫,甚至连树上聒噪的知了,鸣叫声都弱了几分。这样的天气赶人离开着实太不厚道,更何况这人还是我同学。在我的默许下熟客青江拿了东西就没离开,找了个靠后的空地自顾自坐下来捣鼓到手的玩意儿。不过虽说他是我高中同学,形象却一直很神秘,如果不是在这里打工还真不知道他还是个驱魔人。


“物吉姐,我们来啦!”


“骨喰,鲶尾,你们来啦!快去坐,我给你们倒饮料!”


“我也要!”青江听到了我的招呼声,探出头来。


“去去去,就你事多!”


从冰箱里拿出隔夜就准备好的冷泡绿茶,兑上蜂蜜水盛了满满一玻璃壶,盘子上放了一盒同样也是用茶水冻成的冰块,少女略作纠结还是放了五只杯子。


“自己过来拿,喝了我的茶可要帮我洗杯子!”


“我人都是你的。”青江乖巧的等着少女斟茶,一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


“喝杯茶不至于卖身给我的,真的。”少女拿茶壶的手一抖,一个寒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表示甘拜下风,放弃和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人继续嘴炮。幸好青江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打算,笑嘻嘻的拿着茶杯继续去干活了。


“我来拿,真不好意思每次来都麻烦你!”


“没有啦!你们能来我很开心~物吉也很开心的!”


比起害羞内向的骨喰,鲶尾可就活泼多了。他看到少女从内室出来就上前一把接过少女手上的托盘,头上的呆毛一翘一翘的,特别可爱。说起来这两位还是我老板的侄子,有次他看到我在辅导物吉功课,就顺便把自家侄子扔了过来,两边一碰面发现是同班同学,也是好巧。


“谢谢。”


“不用谢,骨喰~”


“啊,活过来啦!物吉姐调的茶还是这么好喝!”


“诶?我调过这个吗?”少女有些错愕,本以为自己调的茶能给众人一个惊喜,没想到好像大家都很熟悉似的。


骨喰悄悄看了一眼愣住的鲶尾说到:“兄弟说的是上次的柠檬红茶。”


“啊,原来是那个啊!”少女也想了起来,“不过上次那是买的啦不是我调的,真的想喝的话我下次用祁红给你们做!保证比买的冰红茶强多了~”


“好呀姐姐大人!”

“听着有份哟~顺便再来一杯!”


“自己来倒啦青江!”


----------------------------------------------------------------------------


傍晚时送走了吵吵嚷嚷的弟弟们和青江同学,店里一下子就冷清了起来。少女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把卷帘门半拉上准备到内屋盘货去。


“无论来几次,这家店都一如既往的如此不风雅啊!”


“歌仙先生,一家棺材铺能怎么风雅嘛?”


打烊之前门口传来了男人的抱怨声,将对方的身份暴露无遗。歌仙,住在这个小区的画家,也兼职教小孩子画画,第一次来店里只为了买一盒“正宗”的朱砂。说实话少女完全看不出自家店里的朱砂和外面画具店卖的有什么区别,不过既然开门做生意,总没有往外赶客人的道理,一来两去也就和他混熟了。作为文人墨客他酷爱风雅整洁,每次一来就要吐槽店里又小又乱不符合他的审美。少女也曾经彻彻底底做了一次大扫除想得他一句夸奖,努力了半天最终也不过被点评为“整洁有余风雅不足”,最后演变成被对方东拉西扯呼来喝去摆花瓶换挂画,真真累的够呛,自此之后彻底放弃治疗。


被顶撞了的歌仙也不恼,他十分熟稔的揉了揉少女的头,神色自如的找位置坐下。


少女很享受被揉毛这项待遇,眯起眼睛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甚至在离开前蹭了一下对方的手掌。转而一想对方不过是才认识了半个月的客人,脸瞬间涨得通红,转过身又是倒茶又是翻找装有朱砂的盒子,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


“总觉得……歌仙先生像我父亲一样呢……额,就是感觉……很熟悉很亲切?”


少女手上烧水的动作不停,一边找着话题,试图给自己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


“毕竟我可是看着你成长的,算你半个长辈呢~”


“不会吧!”听到对方的答复少女猛地打开了茶叶罐,一些茶叶随着动作洒落下来,惹得两人都一脸心疼,“……歌仙先生没这么大吧,看着也就二十多?”


“就年龄来说……做你父亲还是绰绰有余的。”


“开玩笑吧?!”将茶水和朱砂盒递给对方,少女还是一脸不可置信。


对方笑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有回答震惊的少女,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这家店最风雅的果然就是你泡的茶了。”


“歌仙先生喜欢那就再好不过,如果你下次能来的再早一点就更好了!”


“没注意到时间是我的失误,那小小姐接下来还有什么要事吗?”


“接下来啊……应该是要去宗三先生家里给小夜做家教吧!”


“小夜啊,他也是我的学生呢~那作为赔礼,让我送小姐一程吧!”


“诶?不用这么麻烦啦,就在一个小区里——”


“现在可是鬼月啊,小姐孤身一人还是别走夜路的好。”


“歌仙先生也相信吗?鬼怪之类的……”


“那是自然。魑魅魍魉就在你的身边,小小姐若是还不清醒,可是会陷在里面的……”


“什么?”走在前面的少女只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奇怪的句子,不由得发出疑惑。


“不,没什么,我们走吧!”


幕间小剧场:


批完试卷,少女颇为沉重的抬起头——


“物吉啊……”


“怎么了……姐姐大人?”


“你的选择题……全对了。”


“但是……?”


“你的拼写啊……有点惨。你姐不擅长拼单词,你不能遗传这一点啊!从明天开始,默单词吧!”


鲶尾&骨喰:幸好我们只是旁听生。


TBC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忽然有了新的脑洞暂停了这篇,等回来写的时候发现——

原来的构思想不起来了,并生成了新的构思= =

推!倒!重!写!了!解!一!下!

于是这玩意儿从一篇贺文完全演变成了中篇悬疑小说_(:з」∠)_

啊_(:з」∠)_我为何总乐忠于折磨自己QAQ

希望大家能喜欢……(吐魂)


评论(2)
热度(8)

© 露暑煮茶意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