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暑煮茶意清浅

此人观察接触指南:
食性:杂食动物,乙腐都吃,爱好独自觅食,热圈恐惧
活动范围:刀剑乱舞、古剑奇谭、阴阳师(原著小说、电影&游戏)、漫威、少年阴阳师、十二国记、XXXHolic、APH等动漫(老番爱好者)
行为模式:奉行求同存异,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及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等原则
个体个性:怂;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吐槽担当;热爱和睦,拒绝撕逼
希望终有一日能以有限的生命,浅薄的文笔与满腔的热血,勾勒出脑海中的锦绣山河,浮生万象。

【刀剑乱写】审神者树洞&敌审日记(9)

【刀剑乱写】审神者树洞&敌审日记


各种OOC,各种私设,敌审与婶婶双视角,写到哪算哪,结局未定


PS:虽然是日记,但是并不是每天发生的事,一篇和一篇之间有时间间隔


---------------------------------------------------------------------------------------------------------


审神者树洞(9)


又一次不知道睡了多久之后的重归人间,守在我床边的是宗三左文字。


大概是照看了我很久,他靠着一边的柜子正在假寐,表情是我没有见过的平静祥和。在我家,宗三是把凌冽的刀,只要让他出阵,哪怕队友是长腿部也照样抢誉给你看。出阵勇猛不说,做近侍的时候也是嘴上不饶人,每次都气得我隔着屏幕让他“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次?”。少了似笑非笑的眉眼和尖利的言辞,睡着了的宗三整个人都柔和的不行,粉色的头发披散下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色的光泽,微风将烟尘和白檀的味道散布在整个房间——那是作为付丧神的宗三左文字自带的馨香,代表在曾经的战场与庙堂,出征与禁锢。


我对左文字家的感情很是特殊。因为自己是独生女的关系,当年看完《花丸》觉得里面的兄弟情都特别令人感动,连带着自己玩游戏的时候都恨不得同刀派的刃们能快点团圆。其中来得早的如粟田口的一期一振,来得晚的就有江雪左文字。彼时来派的大家长明石国行还没实装,我早早锻出了一期却卡着江雪,比照着粟田口想象着自家本丸等江雪的样子,对小夜和宗三颇为愧疚,之后这份愧疚不知不觉变成了偏爱。


身体并不存在病痛,只是单纯的乏力,人也变得懒洋洋的。安静的看着宗三的睡颜,满脑子都是有的没的的闲事。可能真的是因为人到终焉了吧,心情很平静,回忆里都是温暖的东西。想想前一段时间我还能跟着短刀们做游戏,被他们拉着跑跑跳跳,而现在我身体无力到连坐起都需要人扶,不由得感叹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您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加掩饰的视线惊醒了付丧神,他笑着扶我坐起来,还好心给我倒了一杯水,眼神里有着难以忽视的温柔。


“嗯,只是觉得累。对了,小夜他们呢?我是不是讲着故事又……”


“是的,您又睡着了。”


“真是抱歉……又吓到他们了吧?”


“没关系的。我想,比起惊吓,小夜他们应该更担心您的身体问题。”


“付丧神都这么温柔的吗?对我一个陌生人都这么关怀?”


“您是我们的主人。”


“都说啦我不是——”


“您是我们的主人。”


宗三收起了笑容,认真的眼神让人心里发虚。


“我……”


“您的身体,是我们第二任主人。我们之前还有一任主人,她才是将我们团聚在一起的人。”


宗三的叙述补完了前任记忆最后一块碎片,也让一切前因后果得以解答。


刀剑乱舞于我这个时代的婶婶们而言,是个游戏——就算再怎么觉得它读心,也没法穿过次元壁和他们见上一面。为了节省存储空间,也为了保证没有不符合当时科技的事物出现,展现在各位审神者面前的是一个高度简练的本丸,这其中婶婶们只能看着近侍,听着几句固定的台词,做一些简单的出阵活动,进行一些基本的维护历史工作;而对于刀剑男士们则不同,我们这些审神者和别的审神者在他们眼里并没有区别,都是喜爱的主人。除了不和审神者生活在一起,他们过着和别的本丸一样的生活。甚至只要游戏端开着,他们就能在一定范围内接触到主人的生活——不过能使用这个功能的只有近侍,所以大家都很乐忠于做近侍。


他们的第一任主人,就是这样一位审神者。


“您是回应我们的愿望而来的。”


“你们的……愿望?”


“是……希望您能来到我们身边,希望您不要离开我们……”


温和的主人,愿意聆听他们愿望的主人,哪怕知道不会得到回应也会回他们固定台词的主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去了呢?明明前一天晚上她还笑着送队伍去远征,陪着今剑在手入室等手入完成,和作为近侍的宗三道了晚安……只不过狐之助带来的一纸文书,谁都没有亲眼看到,谁能相信身体不错、年纪轻轻她会过世?她还在的,她还没来迎接远征归来的人,她和我们说了明天见的!


想见她,想见她,无论如何都想见她一面……


“可是宗三你又不能确定我就是——”


“您是。”


“你也没证据——”


“有的。”


“哈?”


“您偏爱三个音的称呼,觉得这样比较可爱,对短刀都会努力凑到三个音,所以会在小夜和药研的名字后面加上じ这个音,其他人则会加上酱。呼唤乱的时候会强调第一个音,念我的名字的时候两个音都会拖长。”


“是……这样没错……”


 “您不喜欢拆散编队,一旦编成一队自始至终都会一起出阵直到满练度为止。”


“这是为了遇到检非违使的时候不至于太痛!”


“您喜欢的颜色是蓝色和绿色,偏爱的水果是桃子,热衷于唱歌但又不敢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对猫狗狐狸一切带毛的动物没有任何抵抗力。我还能说出更多关于您的兴趣爱好,还不相信吗?”


无言以对,编队方法可以相同,兴趣爱好可以相似,连称呼上的小习惯都一致的话……


可是不对啊,刃数不对。我旁敲侧击的问过,现在还没开大包平联队战,而在开大包平联队战之前,我的本丸是没有莺丸、数珠丸、大典太和骚速剑的。


不会的……不是的!我是要……回去的……


如果……如果这真是我的本丸,之前我的很多坚持,不就很可笑了吗?



敌审日记(9)


我回到神社的时候,她又昏睡过去了。


这次比我离开前的情况更为严重,因为结界里到处都找不到她的灵魂。


如果逗留阳世还好,最怕去了忘川冥府。


她还是生魂,冥府待久了沾染了死气,就真的会变成死灵,到时候别说固魂,连把魂魄放进躯壳都难。


原话告诉了她的刀们,现在一脸后悔做给谁看?


说了多少次了,一定要让她保持心情舒畅、情绪平稳,这帮刀们到底做了什么刺激到她了?


从禁书库翻到了固魂的方法,也不能一劳永逸。


最好的方法还是将她藏在一个依附于时空又相对独立于任何时空的地方,例如——本丸。


这才是最让人不放心的部分。


她的刀到底想怎么样,会不会好好对她,为什么他们的态度这么奇怪?


疑问太多了……


无论如何,先要把她的魂魄找回来……


时间不多了。


TBC


作者有话要说: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章完结!

终于平了这个坑了!太开心了!

平完就能光明正大的咸鱼啦~~~(醒醒你还有两个贺文)

虽然平时我也很咸鱼=w=

顺便不要问作者这个婶婶是不是那个婶婶,作者表示——这取决于你的感受~你的感受将会导致不同的结局=w=

溜啦溜啦~


评论(9)
热度(18)

© 露暑煮茶意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